您的位置:

首页  »  科学玄幻  »  哈利波特-佩妮阿姨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哈利波特-佩妮阿姨
 哈利拿了水去厨房的时候,佩妮.德思礼正好在抄鸡蛋,突然想到要放点柠,一个转身真好撞到哈利拿过去的水。水洒了半杯在佩妮阿姨胸口,哈利立刻拿了厨房纸抹布帮佩妮阿姨擦了起来。  哈利擦得佩妮阿姨的大奶子一弹一弹得,觉得下面的火气就上来了,越看越兴奋。  佩妮阿姨这才「啊....」的一下反应过来,抓住了哈利的手,嗔怒道:「你干什幺....」  佩妮阿姨这时满脸羞红,都到了耳朵根了。  「佩妮阿姨,你真漂亮....」  哈利看到佩妮阿姨娇羞微怒的样子,看呆了。  看见他那幅傻呆像,佩妮阿姨噗嗤笑了出来。看来女人真的抵挡不住讚美。  「你去几点您柠檬到锅里,我去下卧室马上回来....」佩妮阿姨对哈利说道。  等到佩妮阿姨出来的时候,还以为她去换了衣服的,可是什幺都没有换。可是因为怕把菜炒糊了,佩妮阿姨只是把胸罩脱了,佩妮阿姨一路小跑进了厨房,一对大奶子不住晃动,看得哈利目瞪口呆,睡裙贴在胸口可以隐约看到受到冷水刺激的乳头的突起。  这时候我佩妮阿姨飞快的炒了两下,又加了点柠檬,可能是有点热,佩妮阿姨出汗后丝织吊带睡裙开始有点贴在了佩妮阿姨身上,勾勒出来了佩妮阿姨完美的曲线,印出了内裤的形状。  哈利说:「佩妮阿姨,我最近学了一点点按摩,我现在来给你按摩一下吧,算是我的道歉....」  「小鬼头,你知道的东西倒不少,但是不要影响到我做菜哦....」  佩妮阿姨似乎因为菜没做糊心情不错。  然后哈利开始帮佩妮阿姨在后面捏起肩膀来,同时头往前伸,从佩妮阿姨的低胸领口往下看,从乳沟那儿应该连内裤都看得到吧,我看着越来越兴奋。  哈利从佩妮阿姨的领子口偷看佩妮阿姨的胸部,美丽知性的佩妮阿姨被哈利摸着,看到自己的佩妮阿姨被人淫汙,哈利感到非常兴奋,下面撑起了小帐篷,哈利在想这个时候药性应该起作用了吧。  哈利一边单手按摩佩妮阿姨雪白粉嫩的后颈,一直手悄悄地拉下拉链,掏出阳具,用阳具把佩妮阿姨的裙摆撩了起来。同时把两条腿靠上了佩妮阿姨的大腿,就好像是在背后干佩妮阿姨一样。  「佩妮阿姨你不要动太多哦,我用大腿给你的大腿按摩,你要稍微用点力把大腿向后抵得哦,这样你的大腿按摩才会有效果,大腿会变更漂亮的....」  佩妮阿姨也觉得不太好,但是想到16岁的小毛孩会做出什幺事情来呢,就任由哈利了。  为了转移佩妮阿姨的注意力哈利说:「佩妮阿姨,今天我上台解数学题给大家看,老师直夸我的方法很好,其实那道题正好是你上次给我讲的那道.....」!    「那很好哇,...」佩妮阿姨说着,「要继续保持下去喔....」!  「嗯....好....啊,我会继续.....保持下去的....」  哈利的声音越来越怪异「哈利你是不是不舒服啊,怎幺身体动来动去的,声音也怪怪的....」佩妮阿姨对哈利发出疑问。  「没事的,佩妮阿姨,身体不知怎的有点痒,大概是给蚊子叮了....」  哈利轻轻抓起挂在肉棒上佩妮阿姨裙摆的一角,紧紧包住倒数发射的红烧大热狗!  在佩妮阿姨丝质短裙与五指手掌的快速搓弄下,愈来愈刺激。  这时候厨房的景象真是淫蕩至极,美丽的佩妮阿姨不疑有他,正在神情专注的做菜,认真的女人最美丽,我现在终于体会到了。  而身体比佩妮阿姨高出一个头的哈利,正弯着两条腿,身体后靠,手衬着佩妮阿姨的睡裙手淫。  而佩妮阿姨身体往前略靠,美丽的大屁股翘在那里,正对这哈利的鸡巴,不仔细看还真的以为两个人在做爱。  哈利手上的速度越来越快,应该快射了吧,而右手本来很轻柔的按摩也越来越重了。佩妮阿姨此时似乎感到背后有异样想转过头来看,缺被哈利一把固定住了头不让佩妮阿姨转。  「哈利,你在干吗?....」  佩妮阿姨有点觉得不对劲这时哈利浓稠的热精狂泻而出,喷满阿姨大腿间,和内裤上。  「哎呀,坏东西,你做什幺!....」  佩妮阿姨惊叫着,立刻转过身掀起裙子。哈利的精液顺着她的大腿根慢慢一直流到拖鞋里,内裤的裤档都打湿了一大片。  由于佩妮阿姨正面对我,这种场面看得我下面差点射了出来,想像一个你一直想得到的正经女人转过身来,却淫蕩的撩起裙子,大腿内侧还有精液再往下流。这是佩妮阿姨突然意识到向我这边看来。看到我睡着了,鬆了口气,压低声音说:「小刚你做什幺....」   哈利低头说:「佩妮阿姨,你那幺性感,我一抱你,就忍不住射精了,我帮你擦擦吧.....」   「不行,我自己去擦....」  佩妮阿姨说着正要转身离开。  哈利一下子拉住了佩妮阿姨手,坏坏的说:「佩妮阿姨让我帮你擦一下吧,你走来走去吵醒达力就不好了....或者如果我不小心吵醒他就更加尴尬了....」   「你威胁我:....」佩妮惊疑地说。  「不要动....」,然后哈利从后面一把抱住佩妮阿姨的腰肢,佩妮阿姨全身一紧,一直手摀住了自己嘴巴,怕惊叫吵醒我,另一只手撑在厨台上。  哈利慢慢的俯身,单腿跪地,左手搂在佩妮阿姨的小蛮腰上,右手探进了佩妮阿姨的睡裙,然后把佩妮阿姨的黑色蕾丝内裤拉了下来,只看到佩妮阿姨一动不动,似乎傻在了那里,左手捂着嘴,右手象征性的放在哈利脱内裤的右手上阻止。  内裤拖到脚裸的时候,佩妮阿姨似乎刚刚回过神来,想要推开哈利,却由于脚被束缚住了,失去重心摔了下去,哈利一把抱住佩妮阿姨的大屁股紧紧地抱在自己的脸上,头探在佩妮阿姨的裙子里面咬了起来。  「不要这样....啊...哈利你饶了佩妮阿姨吧....」  哈利似乎觉得不够带劲,一个转体坐在了地上,双手反手把佩妮阿姨的大屁股拉向自己,同时仰起头伸进佩妮阿姨的胯闲,由于哈利比较高,佩妮阿姨在被哈利往后拉的时候顿时失去重心,坐在了哈利的肩膀上,为了保持稳定,两个手把住哈利抱住她的手臂上。  哈利这时候把佩妮阿姨抗在肩上,把佩妮阿姨的屁股抬了起来,用舌头舔上了佩妮阿姨的菊门和蜜穴佩妮阿姨平常和威农.德思礼就没有什幺特别的性生活,由于威农.德思礼是一个严肃地工程师,很少会过多地注意性生活质量,所以说佩妮阿姨在某种程度上还像是一个未被开发的处女。被哈利在这种情况下一挑逗,居然下面都流出了不少淫水来。  「哈利,嗯....不要吸,你怎幺可以这样欺负佩妮阿姨呢?快停下来,就当什幺都没有发生过....哦.....」佩妮阿姨被哈利吸的魂都飞了。  这时我在沙发上看到佩妮阿姨,坐在哈利的肩膀上,哈利紧紧抱住佩妮阿姨的屁股,用舌头舔佩妮阿姨的阴蒂并不时的轻咬。  而佩妮阿姨的上半身正无力的向后靠着,左手捂住嘴巴,还不是紧张得向我这边看来,我看到佩妮阿姨媚眼如丝,恨不得杀了哈利,佩妮阿姨坚挺的乳房上的两颗小豆豆也突起了,两条腿无力的蕩在哈利的背后,一条蕾丝小内裤挂在右脚裸上。  「呜?....哈利,求求你,....啊?...放过佩妮阿姨吧....呜?....」  「佩妮阿姨下面可不是这样说的哦....苏苏文...」  哈利更加卖力的吸了起来佩妮阿姨就是这样子的,由于威农.德思礼一直没有时间耕耘,下面早已经荒芜很久了,在哈利的挑逗下只能说淫水氾滥,一发不可收拾,而且加上在平常从来都不会想到做爱的地方,还有自己的儿子正在沙发上睡觉,和丈夫的婚纱照也正在眼前,一种罪恶感加上哈利的舔弄,佩妮阿姨捂着嘴巴呜了一声,上半身突然崩紧,两条腿夹紧哈利的头,居然高潮了。  「佩妮阿姨,我太爱你了,而且你这个时候也不希望我吵醒你的宝贝儿子,让他看到你这种淫蕩的样子吧....」哈利这时把佩妮阿姨抱起来放了下来。  拍了一下佩妮阿姨的大屁股,佩妮阿姨认命的抬起右脚,让哈利把内裤脱下,同时很紧张的向我这边看。  「达力一直说自己的佩妮阿姨是最端庄最贤淑的榜样佩妮阿姨呢,没想到下面的居然这幺淫蕩....」  「没有,你不要乱说....」为了让佩妮阿姨确定我睡得很好我打起呼噜来,同时还是瞇着眼睛观察。  淫液混着精液加上哈利的口水顺着佩妮阿姨的大腿内侧滑落了下来,在灯光的反射下,折射出淫蕩的亮光。  哈利坐在地上,正对着佩妮阿姨的私处,撩起母亲的裙子,拿内裤帮母亲擦去大腿上的精液和淫液,另一只手趁机捏着母亲肥软的臀部。这时哈利看见佩妮阿姨裙子里乌黑的耻毛,阳具一下又抬起头来。  哈利站起身来,把佩妮阿姨转向厨台,双手抱住佩妮阿姨的大屁股向后拉了一下。然后左手拉住佩妮阿姨的双手,右手放在佩妮阿姨下背部向下压,佩妮阿姨似乎大脑暂时短路,也许是为了不吵醒我非常顺从。  在哈利的牵引下佩妮阿姨撅起了屁股。哈利把裙摆拉到屁股上面正好被翘臀勾住。  我在后面沙发上看到这样的场面下面居然差点射了。但是为了不尴尬,我还是强忍,心脏都跳到了喉咙口。佩妮阿姨撅起的屁股把她的桃花源和菊门都漏了出来,如果说刚才只是在想像,那现在是真正切切看到了佩妮阿姨可爱的菊门,粉色的鲍鱼。  哈利从后面扶着佩妮阿姨的美丽大屁股,把嘴凑上了佩妮阿姨的阴唇,把舌头伸了进去,并用力的吸了起来,这是佩妮阿姨完全抵挡不住了,整个人软了下来,一个手撑着厨台,另一只手摀住嘴努力抑制住自己羞辱的惊呼。  屋子里静悄悄的只有淫蕩的声音在环绕,唰唰唰的声音可以感觉出佩妮阿姨的淫水越加氾滥这时一股糊味传了出来,佩妮阿姨立刻起身转到炉子前面翻抄了几下,哈利看到佩妮阿姨转去炒菜,站了起来,来到了佩妮阿姨的身后。  哈利的身体同时再次从背后贴压住佩妮阿姨的背臀,佩妮阿姨立刻感觉到一个坚硬灼热的东西,强硬地顶上自己的丰臀,并探索着自己的臀沟。  「太过份了.....」  佩妮阿姨几乎要叫出来,但是自己不敢叫出声音。  同时哈利脱掉了佩妮阿姨做饭用的围裙,把佩妮阿姨左边的吊带拉了下来,衣服的边缘紧绷着皮肤来下来的时候,一只大奶子迫不及待的跳了出来,此时坚挺灼热的尖端,已经挤入佩妮阿姨的臀沟。哈利的小腹,已经紧紧地从后面压在佩妮阿姨丰盈肉感的双臀上。佩妮阿姨知道,哈利正在用他的阴茎淫亵地品嚐她。  「哈利,求求你,不要再搞佩妮阿姨了,要出事的....」  佩妮阿姨这时紧张异常但暗暗下着决心,决不能再任由哈利恣意玩弄自己纯洁的肉体,必须让他马上停止!  可是哈利的肉棒居然如此的灼热。双腿根部和臀部的嫩肉,在坚挺的压迫下,鲜明地感受着陌生的阳具的进犯。粗大,坚硬,烫人的灼热,而且....柔嫩的肌肤,几乎感觉得出那陌生的形状。陌生的,却感觉得出的龟头的形状!已经冲到口边的吶喊,僵在佩妮阿姨的喉咙深处。  如果叫起来,被达力看到如此难堪的场面.....只是想到这里,佩妮阿姨的脸就变得火一样烫。刚刚提起的勇气,立刻就被哈利这肆无忌惮的淫行击碎了。如果扭动身体,还可能被哈利认为是在享受这种触感,佩妮阿姨想不出抗拒的办法。  「够了....不要了.....」  心砰砰地乱跳,全身都没有了力气,佩妮阿姨几乎是在默默地祈求着背后那无耻的袭击者。  可是哈利的进犯却毫无停止的迹象,赤裸的臀峰在揉搓和捏弄下,被迫毫无保留地展示着窈窕和弹力,又被用力地挤压向中间。佩妮阿姨知道,哈利是在用她丰盈的臀部的肉感,增加阴茎的快感。  佩妮阿姨嫩面绯红,呼吸急促,贞洁的肉体正遭受着哈利的淫邪进犯。充满弹性的嫩肉抵不住坚挺的冲击,陌生的阴茎无耻地一寸寸挤入佩妮阿姨死命夹紧的双腿之间。好像在夸耀自己强大的性力,哈利的阳具向上翘起成令佩妮阿姨吃惊的角度,前端已经紧紧地顶住佩妮阿姨臀沟底趾骨间的紧窄之处。  最要命的是,佩妮阿姨不像一般的东方女性腰部那幺长,修长的双腿和纤细的柳腰,臀部的位置像西方女性一样比较高。过去佩妮阿姨一直以此为傲,可是现在,妈妈几乎要恨自己为何会与众不同。一般色狼从后侵袭,最多只能顶到女性臀沟的位置。可是对于腰部较高的佩妮阿姨,哈利的阴茎高高上翘,正好顶在了她隐秘的趾骨狭间。  「好像比老公的龟头还要粗大....」突然想到这个念头,佩妮阿姨自己也吃了一惊。正在被陌生的色狼玩弄,自己怎幺可以有这种想法。  这样想的时候,一丝热浪从佩妮阿姨的下腹升起。被粗大滚烫的龟头紧紧压顶的蜜唇,也不自主地收缩了一下。「不行!.....」佩妮阿姨立刻禁止自己的这个一掠而过的念头。  想到爱人,佩妮阿姨好像又恢复了一点力气。佩妮阿姨努力着把腰部向前,试图把蜜唇从哈利的硬挺烫热的龟头上逃开,哈利又压了过来,这下佩妮阿姨被紧压在厨台上,再没有一点活动的余地。  这回,哈利的粗大阴茎,和佩妮阿姨的裸露的大腿和臀部,完全赤裸地接触了。  「佩妮阿姨,我要你,求你给我吧...」哈利哀求道「不行,我不能这样错下去了....」  佩妮阿姨夹紧了双腿佩妮阿姨全身的肌肉完全绷紧。像一把滚烫的粗大的火钳,哈利的阴茎用力插入佩妮阿姨紧闭的双腿之间。这次比方才更甚,赤裸的皮肤与皮肤,肌肉与肌肉,佩妮阿姨鲜明地感受到哈利的坚挺和粗大。  佩妮阿姨觉得自己的双腿内侧和蜜唇的嫩肉,彷彿要被烫化了一样。一阵阵异样的感觉,从佩妮阿姨的下腹扩散开来,就像....接受老公的爱抚....。  「天吶.....」  哈利的腿也贴上来了,左腿的膝盖用力想挤进佩妮阿姨的双腿间。哈利也发现了佩妮阿姨的腰部较高,他想把佩妮阿姨摆成双腿叉开的站姿,用阴茎直接插入佩妮阿姨的蜜唇。  绝对不能那样!发现了哈利的淫亵企图后,佩妮阿姨用尽力气夹紧修长的双腿。  可是,没一会儿,佩妮阿姨就发现自己的抵抗毫无意义。  哈利把佩妮阿姨紧紧地压在厨台上,一边用身体摩擦着佩妮阿姨饱满肉感的背后曲线,一边用小腹紧紧固定住佩妮阿姨的丰臀。哈利微微前后扭腰,在佩妮阿姨拚命夹紧的双腿间,缓慢地抽送着阴茎,品味着佩妮阿姨充满弹性的嫩肉和丰臀夹紧阴茎的快感。  啊....「发现自己夹紧的双腿好像在为哈利提供臀交,佩妮阿姨慌乱地鬆开双腿。  哈利立刻乘虚而入,左腿马上插入佩妮阿姨鬆开的双腿间。  「呀....」佩妮阿姨发觉上当,可是,被哈利的左腿插入中间,双腿再也无法夹紧。  哈利一鼓作气,右手改绕到佩妮阿姨的腰前紧搂住佩妮阿姨的下腹,右腿也硬插入妈妈双腿之间,两膝用力,佩妮阿姨「呀....」的一声,两腿已被大大地分开,这下佩妮阿姨已经被压製成彷彿正被哈利从背后插入性交的姿势。  而此时的哈利却好整以暇,只是把龟头顶在佩妮阿姨的蜜穴口,只要佩妮阿姨往后一动,就会插入一份。而由于佩妮阿姨一直踮着脚,为了躲避哈利的进攻,不停的往前躲,此时小腿也有点受不了了。  已经快站不住了,佩妮阿姨绝望地觉得,对于自己身材的比例,佩妮阿姨可是一点都不自卑;岂只如此,她还带一些自信。因此,如果对方是自己的爱人,被他看到裸体而被夸讚的话,可是一点都不讨厌。但此刻不同,对方是哈利,一直以为是个小毛孩。  当奶子被捏挤时,和平时不同的是,显得有点重重的,而且向前挺出,那种鼓起的样子,简直羞死人了。那翘起的乳尖,大概有两,三公分,在哈利老练的挑逗玩弄下,佩妮阿姨乳头的前端,酥酥痒痒又像充血过份似地隐隐涨痛。当然那也是充满了屈辱和羞耻的,但是混杂在疼痛中的快感,也由娇嫩的乳尖一点而传遍全身。  哈利将唇贴在耳上,「呼......」轻轻地吹着气。  佩妮阿姨也因那样而微抖,那吹着她的唇,再挟住耳缘用舌头去舔,而那甜美的波浪,又随之流到身体之中央。比起刚刚那微妙的接触来,那触摸的方式愈是强烈的话,那引起的愉快就愈强烈。那一度缓慢下来的神精,又再度集中到佩妮阿姨的奶子上来了。  为了不被厨台上炉子烫到,佩妮阿姨只能尽力把身体向后仰,富有弹力的奶子畽疑疐瘦,即使因佩妮阿姨的身子后仰,而往后仰槊槔榶槐,也不曾失去那美好的形状。  那奶子似乎和佩妮阿姨的意志毫无关係,好像在怀恨这一年来凳劀划劂,被不当地放置着一般,丰挺的乳峰自作主张铱銢銤銩,彷彿正迎合着哈利的玩弄。而佩妮阿姨甚至连一点想要防卫的意志都拿不出来了,好像是所有抵抗的手段都被夺去了一样,接受了哈利的爱抚,希望将自己的被害程度减到最小。  哈利的手抚着膝的内侧,沿着大腿一直朝那底部前进。  「啊....」佩妮阿姨瞬间失去了自制力,几乎叫了起来。  对娇挺乳峰的搓揉,已经措手不及了,现在再加上下面的花唇也被搓揉。  「喔....呜....啊....」  握紧双手,佩妮阿姨仍想尽力防卫。但被粗鲁地玩弄猥亵过的身体,超乎佩妮阿姨想像的居然由蜜唇的表面,一直到里面都像熔岩一样的在燃烧。  「呜...不要....」佩妮阿姨缩起全身,用半长的头髮,想将头藏起来。「喔啊.....」好像是要死了那样地喘息着,佩妮阿姨张开自己的脚绷得紧紧的。  这里也是盲点所在,那是佩妮阿姨从未想到过的。到目前为止,也曾被抚摸过大腿,但却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的,整支脚都麻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