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乱伦小说  »  孝儿帮母生孙子1-3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孝儿帮母生孙子1-3
【故事设定】  类型:近未来科幻,平行宇宙世界观  题材:近亲相奸,母子乱伦  元素:催眠迷奸,淩辱性虐  主人公:我  名字:冯伟雨  出生时间:2014年夏6月  专业:基因遗传学  智商(IQ):160  主人公:妈妈  名字:张馨兰  出生时间:1989年秋10月  职业:中学心理教师  智商(IQ):118【写在前面】:习读色文多年,偏爱家庭伦理题材,与个人成长经曆与职业经验相关。发现母子乱伦题材常见,而「科幻未来」类型几乎未见。愿施以拙笔,扩容此种类型并不繁盛之窘状。本文小说目前未有清晰章节篇幅的计划(不确定最终成品会是短篇,中篇,抑或长篇,视具体情况而定),但已有具体的世界观设定与大概故事脉络。本故事设定爲当前时代(公元2019年)的十至二十年后(21世纪20年代末~30年代末),爲平行宇宙世界观设定,即:并非作我们这个世界的未来推演与预测,而是假设架构一个大体与我们这个世界相同,却又在「科技」「文化」「信仰」「思想」等与我们这个世界有所不同的另一个世界——平行宇宙的未来。在这个未来世界,也许正在发生着我们所不知道甚至难以想象的故事。***********************************              【引子】  智商,即智力商数(Intelligence Quotient ),系「个人智力测验成绩」和「同年龄被试成绩」相比的指数,是衡量个人智力高低的标準。①智商概念是德国心理学家施特恩于1914年首先提出;②1905年,法国心理学家比奈·阿尔弗雷德(Binet ·Alfred,1857~1911)和他的学生编制了世界上第一套智力量表,根据这套智力量表将一般人的平均智商定爲100 ;③1916年,特曼教授把这套量表介绍到美国修订爲《斯丹福- 比奈智力量表》,并用心理年龄与生理年龄之比作爲评定儿童智力水平的指数,这个比被称爲智商,用公式表示即是:IQ=MA(心理年龄)/CA (生理年龄)×100。人们称这种智商爲比率智商。  心理学用「智力商数(IQ)」来表示一个人的智力水平,智商通常的算法爲「心理年龄÷实际年龄×100」,经过研究划分,智力水平可分爲7个等级:  〖Grade1〗:IQ值大于140的是「超常智力(天才)」  〖Grade2〗:在120~140之间的「智力非常优秀」  〖Grade3〗:在110~120之间的「智力优秀」  〖Grade4〗:在90~110之间的「智力平常」(大多数人)  〖Grade5〗:80~90之间的「智力偏低」  〖Grade6〗:而70~80之间的「智力有些缺陷」  〖Grade7〗:最后小于70的属于「低能」  我的智商是160,老妈的智商是118,如果将我们的生理年龄取爲同步平均值,我等于要肏的,是一个比我在心理年龄上小了至少十岁的女人。  『一般来说,孩子的身高70%遗传自父母,30%是受到后天的影响,而父母基因对孩子身高的影响是不相上下的,各占35%;人的性格也有遗传父母的一部分,但父亲的性格遗传给孩子的可能性比较大;每个家长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聪明机智,并且希望孩子能够剔去缺点,遗传父母身上所有的优点,但是对于智商来说,父亲遗传给孩子的少之又少,孩子的智商多数是受母亲的影响,并且男孩的智力受到母亲影响得更多。  正所谓「性格遗传自父亲,智慧遗传自母亲」。  所以说如果父母当中,妈妈的智商很高,那麽以后的孩子高智商的可能性会极大;但如果妈妈的智商比较低,那麽在孩子未来的教育上,父母双方就需要多下工夫了,先天不是很好,就需要靠后天的勤奋努力来弥补。』  我一边念,一边想着我的超常智商并不能被自己的下一代很好的继承下去,顿时感觉性欲减去了一半。  「别看这破书了,能不能专心点儿。」  老妈夺走了我手裏的这本《做优秀父母你一定要知道的100 件事》,随意的向身后一抛,这本书便沿着一条弧形曲线被丢在了竹木地闆上。按照老妈平时井井有条的习惯,在做爱之前肯定会先把书好好的放在床头边的橱柜上,如今她就像只发情期的母豹子,饑渴难耐,一反常态…………看来此刻的她早就已经「精虫上脑」了。  三十如狼。她爬上床,一步跨在了我的腰上,睡裙下若隐若现的水蜜桃正沿着她的大腿根处流淌着蜜汁。  四十如虎。她解开了我的裤腰带,连着内裤狠狠往下一扒,锋利的美甲刮破了我的腹部连缀出条条血珠。  五十坐地能吸土。她坐了下来骑在了我的身上,一边用两瓣阴唇摩擦着我的阴茎,一边慢慢解开自己胸罩后面的挂扣,解开刹那,随着一边吊带儿的下滑,一只大奶子像只玉兔般跳到了我的眼前,几条青色的静脉血管在纤白细嫩的皮肤上透了出来。  「我操!」  见此情景,我的心跳开始瞬间加速起来,海绵体腔隙内迅速充血,阴茎变粗变硬开始勃起。我那原本无精打采肉鸡巴短短几秒锺就从蔫头呆脑的「海绵宝宝」变成了威武霸气的「擎天柱」。  『人体最硬的骨头是头骨,而海绵体肌是人体最硬的平滑肌和结缔组织。』  我想象着自己的胯下阳物化身成一把粗长宽大的钢刀,挑开妈妈欲盖弥彰的单薄衣物,然后狠狠的刺破她娇羞柔嫩的下体!!!  我一把将老妈掀翻在床,不等她「哎哟!」一声叫完就已经把鸡巴捅进了她的秘洞裏,随即周遭的一切开始裹挟挤压着从我身体裏弹出的这根肉棒,那感觉就犹如插入一团湿热的肉苁蓉中,沟壑纵横,淫水泛滥。爲了尽快摆脱这种充满缠绵压迫的泥泞感,我的腰身开始条件反射的狠狠抽动起来。  「哎哟,我操你妈的小逼崽子!你猴急什麽?疼死我了!」  「疼吗?」  「疼啊!混账玩意儿!」  老妈疼的眼泪都流出来了,边骂边向后胡乱拍打着我的腰背和屁股。  「我操你妈的!我他妈肏死你!」  她的激烈反抗反而更加刺激了我的施虐心理,我一把逮住了她的两只手,然后用右手攥住了她的两个手腕子,另一只手则有些慌乱的去抽出我的软绳腰带。老妈皮肤保养的还算不错,细腻又光滑,再加上中年妇女因更年期轻微发福而手臂有些粗壮,我一只手不好攥住竟让她差点儿给挣脱了出来!  挣脱瞬间我赶忙用拿腰带的左手帮右手一齐控制了一下老妈的手腕,然后用右手拇指压住软绳一边,利用两个交叉手腕的轻微空隙迅速缠绑了一个「十字梅花结」。这是前两年去日本旅行时,专门拜访绳缚艺术(Shibari )领域的紧缚师父学来的几招SM结绳技巧。  「小浪蹄子小骚货,你他妈的再动啊!」  刚才的注意力转移让我的鸡巴开始疲软,我赶紧照着老妈的屁股狠肏了两下,同时紧了紧绳结确保她无法挣脱。  「小王八犊子哪儿学来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学会之后就会欺负你娘!」  老妈挣扎了两下,发现实在挣脱不开,也就放弃了。  「哎哟喂,亲爱的我的娘啊,儿子这哪儿是欺负你呀,这是爲了更好的疼爱你啊。我是爲了爱!爱!爱!爱!爱你啊!」  我边喊边提高频率狠狠地肏着老妈的肉屄,龟冠沖破了潮红的肉唇借着滑腻的爱液长驱直入,轻而易举加马不停蹄的触碰着妈妈阴道深处的宫颈口。小腹一下接一下的撞击着她的屁股,最后一下子由于用力过猛直接把她怼到了床单上,老妈拄床支撑身体的两条胳膊突然向前滑了出去,脑袋差点儿撞上了床头柜。  我的阴茎也毫无準备的猛地从屄眼裏滑了出来,犹如红酒的软木塞突然被开瓶器「啵」的一声拔出了瓶口。妈妈满是淫汁的肉洞被无情的撑开,张嘴吐出的罪魁祸首青筋暴起,周身盘踞着湿漉漉的淫液在窗帘缝隙间透漏过来的阳光裏晶莹闪烁,一滴液体从肉冠滚落滴到了床单上,已分不清它是来自老妈,还是来自于我。  老妈被干得气喘吁吁,她收起左腿刚想把腰弓起来,脑袋上的头发就被我的两只手紧紧的薅住了,这突如其来的一下子吓得她「啊!」的尖叫了一声,她仰头大张着嘴,声音还没结束,一双肉色丝袜就被我用手掖进了嘴裏。  我一只手捂着她的嘴,另一只手往下轻按了一下她的粗腰,屁股撅起,鸡巴再次插入。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老妈的喉咙裏发出了如同哭泣的呜咽声,却因我高频的抽插怒肏抖成了颤音。  「额,额,额……啊,啊,啊……额啊……哎呀,哎呀,哎呀…………」  我边呻吟边进行着机械的抽插运动,高潮却迟迟不能到来。我有些厌烦了,需要找一些刺激来激发。  「噼啪!」  我照着老妈的屁股蛋儿狠狠地扇了一巴掌。  老妈毫无思想準备的挨了这一下,整个人都被抽懵逼了,缓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疼得她直往前缩屁股。  「别跑啊,张老师!你不最爱体罚学生吗?你不是喜欢打孩子吗?你不是最喜欢扇儿子脸吗?」  我想起了小时候被老妈打耳光的经曆,顿时有些怒火中烧!操你妈的!我那时候还是个孩子啊!你怎麽可以下手那麽重!  「我操你妈的!叫你他妈的小时候老打我,今天老子全还给你!你个不要脸的骚婊子!你个贱货!你个垃圾母亲!臭屄妈妈!」  我伸展两臂,开始左右开弓如暴雨梨花般疯狂抽打着老妈的屁股,抽打暂停时便狠狠肏屄,肏疲了就继续抽打。  老妈一开始爲躲避疼痛而激烈逃窜,但每次还没爬走几下就被我抱住双腿一把揽了回来,如此反複了几次,她那常年缺乏锻炼的身体便因体力不支而渐渐败下阵来,最后只能挺着被打得红肿的大屁股一动不动,彻底成了我胯下任意宰割的羔羊。  发洩一通后,我的亢奋劲儿随着热量开始流失,头脑也渐渐冷静了下来。身上的热汗越来越多,腰肢摆动的速度越来越慢,最后整个身子压着母亲的身体一起趴在了床上。  我气喘吁吁的把脸颊贴在了老妈汗津津的背上,阴茎则还留在母亲的阴道裏,静静的享受着被肉壁包裹着的感觉。  我们的身体仍旧连在一起。  老妈用手指抠着嘴裏的丝袜,像拉面条似的全部拽出来后,嗓子眼儿由于发痒忍不住咳嗽了起来。我趴在她背上跟着她的胸腔一起震颤。  「对不起妈妈。」  我擡起头,转过脸来在她的后背上轻吻了一下。  「没事儿。」  母亲清了清有些沙哑的喉咙,把带有涎水的丝袜甩到了床头柜儿上,她的手指间黏连了很多口水的丝线。  我们都沈默良久,静寂的房间裏只能听见我们俩相互交错的呼吸声。  「对不起儿子。」  母亲抹了一下眼角。  我的鸡巴在老妈的阴道裏突然抖动了一下,随即她肉屄的缝隙间传出了「噗叽」的一声。  「诶?」  老妈一脸诧异的转过头来,微皱眉头的盯着我的眼睛问道:  「怎麽回事儿?你射了?」  我表情尴尬的点了点头,将鸡巴抽了出来。阴茎边抖动边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  老妈的肉穴也随着我鸡巴的拔出开始收缩,一股乳白色的液体从肉缝裏流了出来,流到了床单上。  老妈转过身坐了起来,俯下脑袋去看自己有些红肿的小屄,蜷曲杂乱的屄毛上黏附着我刚刚射出的精液。  「白弄了,都怪你,净瞎折腾!」  老妈边抱怨边用卫生纸擦拭着小屄附近的精液。我也觉得刚才插得有些浅,精液应该没有多少能射进子宫裏。  「那咋办呀,妈?」  「还能咋办,晚上再说呗。」  老妈瞟了一眼我那早已变得软塌塌的阴茎,无奈的歎了口气,然后咬开手腕上的绳子,起身下床离开了。  我长出了一口气转身躺在床上,我的后背感受到了床单上有几处湿湿的地方。我枕着枕头,不一会儿便迷迷糊糊的睡着了。诗曰:  天才儿子呆萌妈,白天做爱爲造娃。  无奈孩爸不给力,只能晚上想办法。